按摩師的誘惑


那個時候,佳收聽著隔壁房間發出來的聲音。丈夫尚謙還在家,難道他知道按摩帥阿德會來嗎?
內心不安的佳欣,一直在注意著時間,按摩師阿德,會在一點的時候到來。已經是一點差五分了。
「啊!時間不早了,我應該去準備、準備。」故意地讓丈夫可以聽得見的喃喃自語,佳欣登上了二樓。
從壁櫥裡拿出了棉被,鋪在榻榻米上,然後又稍微的鋪上一件雪白的床單,在粉紅色的枕頭上,套上一個有花紋的枕頭套。
她本來就有腰痛的毛病,同時請來一位按摩師來按摩,他每個禮拜來一次。
按摩師是一個快要四十歲,留著平頭,眼睛很有神,身材瘦瘦的一個男人。一邊接受按摩,一邊聽他說話的時候,他對這世界上的事情,好像無所不知。他也有超能力的本事,當他合掌祈禱的時候,一個人的守護靈和惡靈,就會出現在他的腦海中。
老實說,佳欣腰痛的原因,是吊在腰部的墮胎兒的骷髏引起。本來是以半信半疑的態度,聽起來蠻有意思的事情,但是,慢慢的卻發覺他說的話很有道理。
不過,最大的變化就是,她體會到了蠻有刺激的歡喜。按摩治療,不但能夠消除身體上的痛苦,同時,結婚後,除了丈夫以外沒有跟過其他男人在一起的佳欣,帶來相當大的刺激。
丈夫尚謙是在一家配備公司服務,上班時間是在下午。所以,才請按摩師下午以後來。而那天,丈夫好像並沒有要出去的意思。因此,佳欣說:「按摩師等一會會來,你如果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話,可以請他替你按摩一下,是很有效果的,你不是腰部疼痛嗎?怎麼樣?」佳欣故意地問道。
「已經不礙事了。」
尚謙還在餐桌上喝咖啡,看報紙。他跟這個按摩師,曾經見過三、四次面。
「哦!你好!」按摩師阿德來了。
就像小孩跟佳欣在家裡一樣,旁若無人的上來,然後就走到客廳去。通常他會先喝杯茶,然後再到一切都準備好的二樓去,開始按摩。
當佳欣把茶和糖果送進來的時候,阿德說:「你臉色很好看,【】血色也很好,皮膚很有光澤。」也不微笑一下,只是用著銳利的眼神,看著微微發胖,已經三十五歲的佳欣那白皙皙的皮膚而說道。
「哦!是嗎?」並不覺得討厭。
聽了這句奉承的話之後,佳欣馬上脫下了洋裝,換上了睡衣。只有花紋而且薄薄的粉紅色睡衣。
「麻煩你了!」
聽到聲音,阿德走出客廳,來到佳欣所在的二樓房間,佳欣已趴在棉被上。
這種姿態是會產生一種奇妙意識的作用,好像是在床上等著風流的對象般。心臟跳動的速度加快,皮膚產生癢癢的感覺,為了保持患者與醫生之間的關係,所以表現得很冷靜。
「背部的肌肉有點殭硬。」手放在肩膀上的阿德說。然後再用合氣道鍛練的手指,去鬆懈手膀到手臂的肌肉,然後再移動到腰部和腳部。
有時候是背部反翹,拉拉腿部,或是去鬆懈大腿上微妙的位置。當然,由於這種刺激,溢出了甜蜜的愛液,花芯裡也覺得癢癢的,最近反而覺得這是一種享受。
丈夫尚謙在配備公司擔任一個很重要的職位,最近常常以疲倦為藉口,陪佳欣做那件事,有時候一個月連一次都沒有,當然佳欣的身體是需要更多的歡喜。因此,最近她都以按摩來消除她心中的慾望。
阿德也一本正經的,適度的讓佳欣來感到滿足。但是彼此仍能保持著有夫之婦和按摩師的關係,而且表現得很有分寸。但最近,慢慢的脫離了這個約束的範圍。因此,丈夫尚謙還在樓下不想去上班,這是很令人擔心的事情。
「我的先生還在樓下。」
「你先生不是已經去上班了嗎?」
「他這個班晚一點去是無所謂的!」
「他是不是在嫉妒呢?」
「沒有這回事吧!」
「但是,男性是很細心的,我也經常受到別人的嫉妒。按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男性是不會懂的,你可以請他上來看一看。」
「哦!不,我不願意這樣做。」
就在談話的時候,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腳步聲。這不是開玩笑的,佳欣緊張起來。阿德也很敏感的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正在揉捏臀部的手,也慢慢的移動到腳部去了。
「佳欣,我可以進來嗎?我想拿一些放在房裡的文件。」
「好啊!」佳欣直爽的回答。
丈夫尚謙進來了,佳欣額頭抵著枕頭趴著,側目看著從茶幾上拿起文件袋的尚謙。尚謙彎著腰,從袋中取出文件,仍在那裡猶豫著。是不是不放心他二人,所以今天故意拖延了上班時間。
由於丈夫站在身旁,身體因為緊張而產生了從所未有的奇妙感覺。也許丈夫的嫉妒,對身體發生了作用,使按摩師的手指,帶來了性的刺激。即使是揉捏同一個部位,覺得很舒服的感觸,會帶來性的興奮,這跟時間、地點和對象,會產生很大的差別。
(啊,奇怪!)佳欣這樣想著的時候。
「原來,按摩就是這樣子做。」尚謙的眼睛直視著阿德和佳欣。
阿德把佳欣的腿彎成八字形,做著強烈的關節運動。做一些跟平常不一樣,而無關緊要的動作時,佳欣只是默默的抱著枕頭。
尚謙覺得不便在這裡逗留太久,於是說:「那我要走了,麻煩你了。」
尚謙離開了房間。
「再見!」
但是,尚謙並沒有立刻就走出大門。果然他很在意這件事情,阿德突然用手揉捏著大腿。同時也像平常一樣,觸摸著敏感的部位。
「太太,好的身材很有女性的味道,但是這裡的肌肉相當鬆懈。」阿德就很用力的把這個部位的肌肉抓起來,開始揉捏。
「這樣做的時候,這個部位的肌肉,就會產生緊縮性。」
緊縮性這句露骨的表達,使得原本緊張的佳欣鬆懈不少,而淫蕩起來。
阿德把佳欣可愛的腳拉到自己的大腿間揉捏,她的腳指頭好像碰到了陰莖。佳欣不便查看,但是可以想像得到,在褲子裡頭的男性像徵,已經勃起來了,而它的熱氣,也從指尖傳過來了。
然後又揉捏腰的部位。從腰部揉捏到尾髓骨時,自然地,熱起來的花芯就充血了,同時,腰部不由得顫抖起來。
因為丈夫在樓下,所以比較安心,佳欣開始跟往常一樣,享受著身體上的變化。雖然只有兩個人偷偷的在享受,但是還是有點緊張。
丈夫根本就沒有想要去上班的樣子,阿德可能也發覺到了,好像故意要讓尚謙嫉妒,對於佳欣的身體,給予性感的刺激。
「換側臥的姿勢吧!」
然後按摩身體的側面。按摩是從背面,兩邊側面,然後探取仰臥姿勢來按摩腳、胸部、手臂、頭、臉部,最後採用坐姿,使背骨彎曲或者脛骨伸直等等的運動。
仰臥的時候。
「我覺得胸部有點緊緊的。」佳欣告訴按摩師。
「月經快來時,當然乳房會脹起來而覺得緊緊的,甚至於有人會覺得肩膀酸痛。」阿德唐突的回答。雙腿按摩好以後,用一條毛巾蓋在胸部上,再從腋下開始,比平常還緩慢的手指動作,漸漸傳到乳房去。
「你的生理情況怎樣?」
「很順。」
「現在不是生理中吧!」
「大概還有兩、三天。」
他把自己的膝蓋放在佳欣的大腿上,以這種姿勢來揉捏乳房。這個動作在佳欣的腦海裡,就像是一絲不掛的男女在調情一樣。由合氣道鍛練成的強壯裸體,浮現在佳欣的腦裡。隔著睡衣揉捏,感覺到不痛不癢。
「按摩到鈕釦了,好痛!」閉著眼睛的佳欣說了。
「那我幫你解開衣服釦子吧!」
佳政沒有回答。
阿德的手指好像看透了佳欣的心,撥開了鈕釦,打開了胸部。
「稍微揉一揉吧!」
本來想回答好,可是聲音卡在喉嚨說不出來,就再度把它吞下去了。
他的手碰到了乳房,手指捏著乳頭,好像要將空氣擠出來一樣,用力的抓。這只手和丈失的手完全不一樣,好像鷹爪般很有力氣。突然間身體在顫動,忘了自己是在做按摩,以為是在做性的遊戲。
她很清楚的知道,丈夫還在樓下房間,阿德也一樣吧!
平常對女性的誘惑一點都不動心,能夠很專心的在做按摩工作的阿德,今天卻異於反常的呼吸急促起來。心技一體才能發揮按摩術,說過這句話的阿德,或許是丈夫的存在而心亂了,也可能是因為陶醉在性的刺激裡了。
佳欣的膽子更大了,她用膝蓋彎曲,使膝頭能碰到他的下體的姿勢。既然他的下體抵在膝頭,很明顯的可以知道他的下體,已經膨脹了。
這個時候,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。
「啊!」佳欣突然發出聲音。
他慌張的把抓著乳房的手拿開,想把胸前的釦子扣好。可是手指好像不聽指揮似的,他只好慌慌張張的往後退,轉而揉捏腳部。
不像剛才那樣,先打聲招呼,門就開了。
「文件還不夠齊全。」好像解釋他的來意似的,然後打開抽屜,在裡面隨便亂翻,並且自言自語。
好像終於找到文件了。
「啊!有了。」說著說著,就站起來看著他們二人。
「幸虧找到,否則就不得了了。」對自己的行為稍作解釋,尚謙就下樓了。
「唉呀!嚇得我冒了一身冷汗。」突然失去威嚴,像一個普通按摩師的阿德說。
「太太,你不要笑我。」於是他抱起了佳欣。
這個時候,尚謙上班去了。
「你要做什麼?不要這樣!」被抱著的佳欣說。
「真討厭!」佳欣推開了阿德。
阿德覺得很意外。
「為什麼?」面對著慌張爬起來,整理弄亂的睡衣,兩手抱在胸前的隹欣,阿德問。
「別開玩笑,你是來按摩的。」
平常在做按摩的時候,暗中也有做這些猥褻的動作,她都將之視為按摩,而允許了他。
「很抱歉!」
佳欣知道,自己的作態很不自然,但是沒有想到阿德是很認真的在道歉。阿德也不願意因一時的糊塗,而失去了養活一家人的工作。
「不要再按摩了!」就這樣,佳欣停止了按摩。
阿德連忙站起來,很快的走到客廳。為什麼突然發生這樣的事呢?一定是害怕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,一時的恐怖感,壓制了肉體的慾望。
反正這個按摩,還要恢復才行。拿著五千元,佳欣走到客廳。
「請你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吧。」佳欣對著阿德說。
「很對不起。」
雖然有點耽心,但是並沒有發生什麼事,佳欣也就放心了。
阿德帶著些許的怒意走了之後,佳欣再也無心做任何事情,對於剛才千載難逢的機會,沒有好好把握,感到有些後悔。
回到房間後的佳欣,又躺了下來,身體還留存著按摩後的快感。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,以致於身體內的血,又再度沸騰了起來,終於把手插入裙子裡。
在微微隆起的內褲下的丘陵,沿著溪谷摸,腦裡在想著猥褻的事情時,下體感到癢癢的,於是再把手伸入內褲裡面,直接去摸。
接著是撫摸乳房,剛才被鷹爪般撫摸過的乳房,還留有紅色的痕跡。佳欣用相同的力量撫摸乳房,並且扭動著身體。
「啊!再來吧!再舔、再吸吧!」用一種壓抑的聲調,對著幻想的男人說。
這種感覺,要比失眠的夜晚,做自慰時,來得刺激。很快就濕透的花瓣,在顫動,身體就像隨著美妙的音樂旋律般搖擺。
「啊,你再用力,再用力一點吧!」佳欣對強暴自己的男人說。臉色蒼白得有點像流氓味道的阿德,從上面壓下來,把她抱得緊緊的。
然後,一面想像著自己從肛間被強暴的情況,對自己手指激烈的運動,佳欣發出了喘息的聲音。
「啊,不!不要!好!好!」她陷入了全身委靡的狀態。
佳欣並不喜歡阿德,對佳欣來說,阿德與她並沒緣份。佳欣是在一所貴族大學畢業的,靠相親而結婚,丈夫是在警備公司擔任重要職務,被視為未來的公司繼承人。因為經濟上很充裕,身體又健康,所以從未和按摩師、針炙等,這一類的中醫生有過接觸。
但是,不知道什麼緣故,卻對阿德很感興趣。神秘兮兮,有點像流氓的表情和神氣的樣子,原來對他沒有好感,可是身體經過他的揉搓,聽他說話之後,不知不覺的好像被催眠似的,產生親切感。
「人實在很不可思議,夫妻同床睡覺時,連氣都會轉移。」
「什麼意思?」
「如果一方氣強,另一方氣弱,睡覺時,就會吸取對方的氣,使他更衰弱。善惡之氣會像傳染病一樣,受到傳染,不知不覺中,夫妻間的身材會變得很像,連想法都會一樣了。」當他自信滿滿的在說明時,不由得你不相信了他。
「有件事原本不該說的,那就是你們夫妻倆,將來會發生男女之間的糾紛,因為你先生的守護靈和你的守護靈地位完全不一樣。」
我沒有問他,而他自己卻說出